你的位置:南通金贵坊纺织品有限公司 > 公司简介 > 论民国时期的书法展览
论民国时期的书法展览
发布日期:2022-09-11 09:50    点击次数:81

论民国时期的书法展览

摘 要:有关民国时期书法展览的研究,是学术界的短板。民国时期的书法展览分个人展览、团体展览和专题展览。其中个人展览只是在京津等大城市偶有举办,次数与影响有限;团体展览较之个人展览,要多一些;至于专题展览会,最具代表性的有两次,即1940年佛教美术展览会和1944年作家手迹展览会,无论是规模还是质量,要远高于个展及团体展,影响也更大。

关键词:书法展览;民国时期;教育史

民国时期的书法问题,学术界多有研究,据知网检索达数百篇,其中既有宏观性研究,如李阳洪之《民国书法社团研究(1912-1949)》[1]、王燕《民国时期女性书法遒美论》[2]等,亦有区域性研究,如李德彪《民国时期湖南书法研究》[3]等,不一而足。至于其中存在的缺失,主要体现为不少的课题付之阙如,尚需拓展研究范围。比如书法展览就没有专题论文,只有李晨《民国以来上海书法展览述评》[4]有所触及。有鉴于此,笔者拟以民国为视域,以书法展览为视点,梳理史料,并提出自己的看法,以推动相关研究走向深入。

一、个人展览

民国时期的书法个人展览,相形较少。

1934年,《图画周刊》报道了岭南名书家陈荆鸿“行将北来展览”[5]。

1936年,弘一上人书法个展举行。署名“知若”者报道,“上人天资高卓,尤精书法,笔意訚渊,浸浸入古,为艺林所珍宝。唯近年不常作书,墨迹流传不少,其弟子海宁刘质平居士,从学有年,收藏上人法墨独多,约数百件,特于四月十九日假打浦桥新华艺专,举行展览,一时心仪上人品行书法者,均驱车往观,尤以东邻人士为多。会场设于新华之第九及第十一两大教室,计分立轴、屏条、小册、手简四类,其中尤以‘佛说阿弥陀经’十六大幅,为墨林瑰宝。字作晋楷,一笔不苟,参观者无不赞叹。书联约十余幅,联语多集佛经,如集华严云……均为上人自集,读之令人尘意俱净。简牍则虽一字一语,亦必出之端重,可想见其生活之规律。遗嘱一幅,命刘君于上人涅槃后,不必开追悼会或建设道场,但将遗经付梓,以广渡世人……亦足以表示上人之人生观者也”[6]。

1941年,任贾森举行书法个展。《三六九画报》报道:“青年名书家任杰生,书法精湛,尤以甲骨金石文最为独到,著有书影及书法通叙目等为世所知。今春出展公园,所书真草篆隶,体无不精,法无不备,气魄浩大,得笔法之奥窍,殊为观众赞叹不置,诚京市空前之个人书法展览。兹闻任氏近又经津方友好之约,拟于中秋节间假天津永安饭店举行二次个人书展,现正积极筹备,终日临池挥毫,虽在浩暑炎热之季,未尝一日稍辍,届时盛况,定可预卜也。”[7]同年,吕十千举行书法个展。8月19日《申报》称,“今日大新画厅陈列海上画家书展,琳琅满目,美不胜收。吕十千氏作品,都录近作,诗笔典雅,书法遒丽,一如其画,端庄静穆,得士大夫气,使包安吴复生,则必评之为神品也”[8]。

1945年1月8日,曹勤余举行书法个展。《西北文化》报称,名书家曹勤余,自去岁由蓉来兰后,求教者终日接踵,兹据各方友好之请,特于本月版8日开始在励志社举行展览三日,陈列作品百余幅,均为历年精心之作,跌宕功力出众,参观者誉为神品云[9]。

1946年,任慈祥书法个展在沪举办,李菊清著专文予以了介绍。“日昨应友人之约,闻宁波同乡会有书法家任慈祥个展,笔者久慕其名,特于午后驱车往访,见四壁悬有不少联轴扇卷,正草隶篆,各体具有,写来枯润互用,都能恰到好处。经友人介绍,始得识荆,任君谦恭温厚,和蔼可亲,每有所问,必谆谆以告,问及所学,据任君自述,学书数十年,惟有摹仿古人,体味古人,默想前代名贤作事,诚恳,不求幸致,孜孜矻矻,得享盛名,予每临池,心向神往,所恨天资愚钝,不能追踪古人耳。且研究书法,尤须注重品性,古人云,文以载道,诗以言志,读书明圣贤之理,书法乃发人个性而流露于形质也。盖艺之精深者,亦可于笔气中观人贤达不肖。譬之其人忠厚,其书必朴实稳重,其人浮滑,其书必轻薄飘率;放达者豪迈,规矩者准绳,趋时者媚丽,高洁者质逸,此不移之理。故书法盛衰,亦与国运攸关,大足以移风易俗,公司简介昌明国运,小亦可供文字研讨,补经史不足。至于艺之工拙,实为其次也。闻斯数语,盖可以见其平生研究矣。”[10]

综上可知,民国时期个人书法展览在北京、天津、兰州、上海等地偶有举办,次数少,影响较小。

二、团体展览

相对于个人展览,团体展览较多。

1928年,首都第一届美术展览会举行,其中书法作品有唐颜鲁公题赠裴将军诗、宋赵千里之刘阮入天台图等[11]。

1934年,上海县教育会举办全县小学生书法展览。《申报》3月14日报称,“上海县教育会为增加小学生书法兴趣起见,定四月四日举行全县小学书法成绩展览会,聘请郑果斋、严重光、范介平、黄藴琛、沈藻等为评判委员,其展览办法如下:(一)种类,以毛笔大楷小楷为限,其它书件亦得送会陈列。(二)代表,参加年级以全县公私立小学中高年级,每级选送代表成绩以三名为限。(三)用纸,书法用纸由会印发,特种成绩用纸各校自备。(四)日期,定四月四日。(五)地点,北桥平会。(六)收件,各校出品限于三月二十五日前送交闵行中心、塘湾、曹行、毓秀、北桥、颛桥、三林五权、陈行、马桥强恕等小学。(七)奖品,成绩优良者由本会酌给奖品”[12]。4月6日又报:“上海县教育会主办之小学生书法展览会,已于昨日在新县治短期小学内开幕,参加者有三林、闵行、颛桥、北桥等五十四校,都千余件,该会并于昨日召开评判会议,出席者郑毅、沈藻、黄蕴深、严重光、范介平等,议定评判标准,并开始评判,初次评判已于昨日完竣,定今日举行复评。此次征求之件,以毛笔字为限,对联、扇、函牍,花式颇多。迩来小学生喜用硬笔写字,毛笔字之优秀者,已不多观,上届县教育行政委员会亦曾讨论及此,本届展览颇得一般人之同情,闻各机关赠送奖品颇多,教育会亦置备奖品奖状等,给予成绩优良学校及学生云。”[13]

1935年,上海社会教育社社员业余书画作品展览会举办[14]。1936年,春睡画院来上海开展览会,其中即有王文浩等书画家的作品[15]。同年,伦敦举办中国艺术国际展览会,亦有书法作品[16]。也是在1936年,齐鲁艺文展览室展览的书法作品有桂未谷晚学集手稿[17]、刘燕庭长安获古编底本[18]、唐人书绘经像卷[19]、王渔洋行书诗幅[20]。

1938年,第一回满洲国美术展览会举办。据报道,“全满国民所待望之第一回满洲国美术展览会(民生部主办)已由宣诏纪念日之五月二日,于新京公会堂及新京大经路国民学校之两处会场开幕矣。由全满各地所寄到之作品,其总数竟达八百零五件之多,如斯,全满国民对于美术持有如何之关心,概可明了矣”。该展览会计分四部——东洋画、西洋画、工艺及法书,“为尊重展览会之职权计,竟行以非常之严选结果。第一部二百五十六件中,入选者为六十八件……”[21]

1940年,清游会在香港举办书画展览会。据报称,“广州清游会为画家陈树人在粤任民政厅长时所倡办,集朝野名流,商量艺事,固吾粤诗书画家之总汇地也。自广州沦陷,会员星散,其在港粤同人每周仍举行集会,推画家黄少强主其事,会务赖以不绝如缕。最近该会由二月十一日起一连三天,假西环金陵酒家举行书画展览会,出品者除留港澳会员外,远在重庆之陈树人亦于侨务倥偬中以作品由航邮寄港参加展览,诚艺坛一时盛事也”[22]。

1943年3月5日,中日文化协会上海分会主办之中日书法展览会在上海大新公司四楼画廊揭幕,为期三天,“出品中有日人杉原裕三郞之正楷诏书,及瑞云静泉等之草书,国人马公愚翁廉等之篆隶书,皆系上乘之作”[23]。

1948年,抗战遗族学校举办了书画义卖展览会[24]。

综上可知,团体展览相较于个展,要多一些。

三、专题展览

书法专题展览会最具代表性的有两次,1940年佛教美术展览会与1944年作家手迹展览会。

1940年佛教美术展览会《同愿学报》有专文记述,文章首先指出此次佛教美展为北京的创举。“北京市为华北文化总汇,宿被称为文化城,或誉之为‘艺术之都’,近岁举行各种展览会者,几于日有所闻,凡金石、文玩、书画、工业、农作,以及精良产物等项展览,数年以来应有尽有,层见叠出,独于佛教美术展览,则以本会此次为创举。”接着介绍了此次美展的内容。“本会为宏扬佛法,启发一般民众信仰计,特联合本市各大寺庙如法源寺、拈花寺、雍和宫等及收藏名家如周养庵、傅沅叔、萧龙友诸居士及本会夏理事长莲居等,各尽所藏佛教文物,选择精品,经评议委员审定后,陈列于本会。展览之品,约分五类,曰佛像、法器、经籍、书画、古物。”其中书画类中“分二目,一曰墨迹,二曰绘画”。“综计展览之品,达千余件,参加之收藏家,共五十三人,展览室凡七”,其中“第七展览室居东院东配殿,展览品以胡恩光居士藏之字画(见目录第十七页)为多”。“会期历七日(九月二日至八日),中外人士来观者达二万余人,瞻礼称许,叹为希有。”

具体到书法,主要体现在墨迹等方面。墨迹类可分为高僧和名人两部分:高僧部分中,主要是周养庵等所提供,如“明释观衡行书诗大幅”“明遗逸释大错草书唐诗大幅”“清释破山草书立幅”“清释道忞书付宓圆居士法语卷”“太虚法师书僧教育帖原迹”等;名人部分主要是胡恩光等所提供,如“请朱竹垞临敦煌碑”“清查士標墨迹”“清曹文埴书十八罗汉赞”“清赵之谦书楹联”“清世宗书楹联”等。此次展览会会长王揖唐,副会长夏莲居、周养庵,名誉会长江宇澄等,审查委员王渡公等9人,评议委员余幼庚等近60人。机构设有总务处、保管处、布置处、交际处、保卫处等,相关职员“皆能恪尽职守,始终无懈”。

文章最后指出,“此次佛教展览会虽属创举,而出品之丰富,观众之踊跃,乃为初料所不及,社会人士慕法之热忱,与夫法运之昌隆,胥于此觇之”[25]。

此次佛教美展中书法作品中的珍品,在《同愿学报》1940年第1期《佛教美术展览会珍品留影》栏目中选登的有“唐人草书观音灵感事迹残本”“日本人写经卷”“唐蕃书经卷”“畏吾儿书经卷”“明遗逸释大错草书唐诗大幅”“明释如芳血朱写华严经”“清释佛玉草书仲长统乐志论”“明遗逸牛石慧草书醉翁亭记立轴”“明释观衡行书大幅”“晋人写经残卷”等。

1944年作家手迹展览会乃又一次书法专题展览盛会,这可从表1窥其一斑。

表1 《杂志》刊物所载书法专题

从表1可知,作家手迹涉及张爱玲、君匡、苏青等著名作家的手稿,书法所承载的文学意义促使其价值得以升华。

总体看来,民国时期书法展览包括个展、团体展览及专题展览。相对而言,团体展览多于个展,专题展览无论是规模还是质量,要远高于个展及团体展,影响也更大。



相关资讯